汽車緩速器在我國已經有50多年的研究和應用歷史,隨著90年代末我國相關政策法規的出臺,自主緩速器企業也獲得了快速發展。
但到今天為止,中國90%的緩速器企業都只能生產電渦流緩速器,能夠生產液力緩速器的企業依舊屈指可數,寧波華盛則是其中之一。
▎80.6%山地城市測試華盛緩速器

為了考證華盛液力緩速器在山區公路的表現,我們受邀來到了位于浙江臺州市西部的仙居縣。該縣群山環抱,光是海拔在1000米以上的山峰就多達109座,丘陵山地占全縣土地面積的80.6%,非常適合模擬卡車在山區的真實行駛狀況。

由于液力緩速器是靠牽引車的發動機水箱來散熱,對水箱的規格有一定要求,廠商一般都建議在375馬力以上的車型上搭載。此次我們所體驗的車輛所匹配的發動機均在400馬力以上。

10公里長下坡 不靠剎車到底行不行?

開車的司機是來自河南的許師傅,由于經常跑云南拉貨,聽朋友說過緩速器的好處,就在自己的車上裝了一臺。此次許師傅將帶著我們走完一段長達10公里的下坡路。

華盛液力緩速器的操作手柄位于方向盤右側,并且垂直于中控面板,這樣的設計有利于盲操作,使用的過程中不會分散駕駛員的注意力。華盛液力緩速器分為5個檔位:1檔為恒速檔,25檔分別輸出緩速力矩的1/41/23/4,以及最大力矩。

由于正值盛夏,臺州的氣溫達到了39度,并且由于仙居縣四面環山,炎熱的正午沒有一絲涼風,也讓體感溫度更加炙熱。為了保持身體的干爽,許師傅在駕駛座椅上放置了通風坐墊。

室外溫度的持續高位還會為行車帶來負面影響,頻繁的制動會讓剎車蹄片的制動力提早進入熱衰減狀態,然而對于我們來說,這才是測試緩速器性能的最佳環境!

山路急彎重重 制動力隨叫隨到

由于是長下坡路段,一路上經常能看到諸如“急彎”和“連續下坡”等警示牌,而這也不免讓我有所擔心:在長達10公里的惡劣路況下,一輛標載49噸的半掛車能否在不使用行車制動的情況下勻速下坡?

然而事實證明我的擔心是多余的。在進入下坡路后,許師傅通過撥動手柄啟動了緩速器,而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我能明顯感覺到有一股牽引力在拽著這臺重卡緩緩下行。車輛緩慢的行走速度與傾斜坡道帶給人的視覺效果形成了極大的反差。

在使用緩速器制動的過程中,我們的司機許師傅為了盡可能地展示緩速器的作用,全程都沒有觸碰剎車踏板。但在日常使用緩速器時,即便不踩剎車,我們也建議大家把腳搭在剎車踏板上,以便在遇到緊急情況時能快速做出反應。

由于緩速器的實時介入,測試車在40km/h的速度下,發動機轉速僅為1200rpm/min左右,除了在陡坡時偶爾有發動機制動的介入外,大部分路程僅靠緩速器就能輕松應對。

長下坡后輪轂依然不燙

這個時候我突然意識到,或許讓駕駛員時不時放下心中的重擔,在保證安全行車的情況下一邊送貨一邊欣賞路邊的美景,也是卡車液力緩速器的存在意義之一吧。

話題稍微扯得遠了點,回到我們的路試環節,或許是一路上景色太過美好,讓我們忘了時間的流逝,10公里的下坡路段一轉眼就到達終點。

長期使用省的錢遠超售價

之前在車上與許師傅的攀談中得知,之前沒有用上液力緩速器的時候,一年下來光購買剎車蹄片的錢就達6000元左右。而由于緩速器采用的是柔性制動,相比鼓剎、盤剎這種剛性制動對輪胎的損耗更小,也就是說用了液力緩速器的車其輪胎壽命將更長,長期使用所節省的成本遠超緩速器本身的售價。
然而賬面上的數據只是液力緩速器所給卡車司機帶來的福音之一,甚至可以說是九牛一毛。緩速器最重要的效用其實是保護卡車司機的生命,而生命在車禍面前有多么脆弱,相信卡車司機們最能感同身受。
▎貨車引發的事故遠高于貨車保有量占比

據公安部交管局統計,截至2016年底,全國汽車保有量達1.94億輛,其中載貨汽車1351.77萬輛,占比僅為6.9%,但由貨車責任道路交通事故所引發的死亡人數則達到了2.5萬人,占汽車責任事故總量的48.23%,遠高于貨車保有量占汽車總量的比例。
即便是現在,由于剎車失靈而引起的事故還在繼續發生著,這些事故不斷摧殘著一個又一個無辜的家庭,無數孤兒寡女生活在無盡的煎熬中,由此所引發的社會性思考和呼吁更是不絕于耳。
▎生命才是賺錢的首要條件

通過此次山區路試,我明白了以華盛為代表的液力緩速器企業所承擔的社會責任有多么沉重,也明白像許師父一樣的卡車司機為什么在運費如此低迷的公路物流環境下,還不惜花費2萬余元購買緩速器產品。畢竟健康的生命才是賺錢的首要條件,而傳統封建的后知后覺思維、等到生命受到傷害的時候才追悔莫及,這種想法真的該消失了。

花蝶直播app手机版456_花蝶直播app下载官网_花蝶直播app下载地方